560.6
丧尸能取代僵尸成为恐怖片霸主? 看丧尸出笼血脉,
  • 97
  • Dislike
  • 16
  • 49
Add Comment…
67.65
MY.NAME IS WEMMY AND AM NEW HERE... Its my first post ...
  • 37
  • Dislike
  • 2
  • 9
Add Comment…
45.96
【国际|新加坡Fusion公司在其区块链平台上存放了123亿美元资产】 据路透报道,新加坡加密金融公司Fusion已在其基于区块链的平台上存放了高达123亿美元的金融资产。这笔资金来自FormulA, Carnex, and KuaiLaiCai三家公司,分别经营资产管理,汽车融资和餐饮供应链管理业务。
  • 64
  • Dislike
  • Repost
  • 8
Add Comment…
545.67
电影《负重前行》 质量还是可以的,但是这一次把一部短片扩充到这么长时间还是有凑时间之嫌,有些东西在特定的时间下刚刚好,然而往里面填的太多反而会有一种冗长的感觉。
  • 88
  • Dislike
  • 9
  • 39
Add Comment…
8350.38
【毕志飞致信国家电影局:请彻查豆瓣不公正评分】不满豆瓣对《逐梦演艺圈》的2.0评分,导演毕志飞致信国家电影局。他表示,电影公映首日就被豆瓣锁定2.0分长达16个小时,之后向其提出质疑却遭到诽谤,导致自己成为“史上最烂导演”。信中还指出,豆瓣存在水军刷分,且与境外资本有联系。
  • 69
  • Dislike
  • 3
  • 27
Add Comment…
685.61
Compartiendo
  • 176
  • Dislike
  • 15
  • 22
Add Comment…
162.88
Let's not get ahead too much, the platform just started and many things have to be done first but... I was the first film director to release a full length feature film on the blockchain via Steemit.com and I can't wait to be able to release an original project on ONO. I see your future ONO and it's gonna be spectacular. More on that later. Mad love!
  • 109
  • Dislike
  • Repost
  • 4
Add Comment…
76.89
近日,用1万个BTC买了两块披萨的程序员Laszlo Hanyecz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中本聪说,在他刚开始挖矿时,他与中本聪的邮件往来超过100封,中本聪常常让他修复漏洞,并认定他是团队的一份子。Hanyecz当时觉得中本聪的要求有些烦人,所以常常忽略ta的消息。Hanyecz依然不能理解中本聪隐瞒身份想要匿名的原因,他认为这很奇怪,但表示尊重。虽然他在网上与许多“怪人”打过交道,但中本聪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 78
  • Dislike
  • Repost
  • 18
Add Comment…
3670.43
表姑的儿子三十好几还没有媳夫,改革开放他做了一点小生意,腰鼓了起来。和临庄四川来的小媳夫做起了露水夫妻。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对露水夫妻毫不犹豫地下扬州去了。四川女的丈夫知道自己的媳夫和表弟有一腿子。一日半夜手拿砍刀闯到他家,把砍刀往桌子上一放,恶狠狠的说:“把人给我交出来罢了,不然我立即要你们俩的老命。”表姑、表姑爷虽然心虚但也从来没见过这个架式,扑通一声跪在他的面前,孩子我们真的不知道,我儿子到河南做生意去了,这庄上三岁小孩子都知道。   四川女夫见问不出什么也只好作罢。表姑被连吓带嘿真的病了。   一天,人们都到表姑家看跳大神,跳着跳着大神显灵了。又哭又笑,又蹦又跳。有人说狐鬼附身了、狐鬼附身了。   老胡,[表姑爷姓胡]你儿子在河南做生意已被人害死在一口枯井里了。你儿子没指忘了赶快给他办后事吧!听到这话表姑、表姑爷哇哇大哭,抱成一团。三年后表弟带着他的女儿和小四川一起回家了。庄上人都在纷纷议论。原来跳大神是……
  • 368
  • Dislike
  • Repost
  • 324
Add Comment…
1425.79
小北在一家饭店当厨师,饭店是朋友开的,四层楼高,装修得金碧辉煌。   苏小北住的地方离饭店有一定距离,为了方便上下班,他花五千块钱买了一辆摩托车。这算不上什么好车,但苏小北就是执拗地喜欢它。   每天上班下班,他都会悉心地将其擦拭一番,温柔得如同对待自己的初恋。   星期六,苏小北一如往常地骑着自己心爱的摩托去上班,清冷的风吹过他的脸颊,顺着领口灌了进去,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空气中的水汽在他浓长的睫毛上结出了一层细密的冰霜,他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企图用手掌的温度将冰霜融化。   突然,一个佝偻的身影从车前晃过。苏小北来不及反应,车头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失去了控制,砰——   摩托车不知撞上了什么东西,苏小北的身体腾空飛起,然后便失去了知觉。就在即将昏迷的前几秒,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搜索着那个佝偻的背影,只可惜,空荡荡的大街上,根本没有一个人。   苏小北是在两个星期后醒过来的,他睁开眼,看到哥哥苏小伟悲喜交加地坐在他身边。   原来,就在苏小北出事的当天,他工作的酒楼发生了一起重大事故,200公斤的煤气罐意外爆炸,四层楼全部炸毁,现场无一人生还。
  • 210
  • Dislike
  • Repost
  • 146
Add Comment…
SEE MORE
phone
Mobile phone playing ONO
Scan code download
Mobile phone experience is smoother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