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支持996就是与资本家共情?
时间 : 2022-02-12 11:20 浏览量 : 66

鹿晗可以说是娱乐圈里一位“特殊”的艺人,他的知名度较高,但在近几年无论是在影视剧还是综艺方面,他相较于同期艺人,活跃度要低得多

 

因此,他的粉丝有一部分认为他没有事业心而对他产生不满甚至脱粉。但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分粉丝说:“他在生活中寻找自己的幸福,看到他找到了幸福,我由衷地替他感到快乐。”

 

后者会发表这样的言论,是因为他们在寻求一种方法来消除认知不协调导致的痛苦

 

认知不协调理论指出了一个基本的心理原理,即必须保持认知的协调或心理的平衡状态,不协调或不平衡都是暂时的,它必将促使人们向协调或平衡的方向做出调整。

 

这是因为当个体在经历矛盾、冲突等不协调的情况时,个体会产生焦虑、不安的不适感,使人想方设法地想要改变这种不适感。而个体改变客观事件要花费的成本太高,相对来说改变自己的心态本身更轻松,能在行动上继续留在舒适圈,以达到认知上协调的效果。

 

在这一思想指导下,费斯汀格提出了有关认知不协调的两大基本假设。

 

第一,“作为一种心理上的不适,不协调的存在将推动人们去努力减少不协调,并力求达到协调一致”。

 

第二,当不协调出现时,除设法减少它以外,人们还可以能动地避开那些很可能使这种不协调增加的情境因素和信息因素

 

 

01“996”案件回顾

 

12月11日腾讯游戏开发大神毛星云跳楼身亡一事引起轩然大波,而后在 12月15日一位名为“澳洲盖茨”的网友在微博发文,控诉自己此前在腾讯公司就职期间遭遇的种种不公。

 

腾讯以他每天工作时间不足八小时为由,强制解除劳动合同,提供的证据是每天工位八小时监控视频。据他描述,当时他被总监、项目经理、HR拉六人小群,每天PUA长达四个月,导致了他的严重抑郁。

 

他追讨年终奖的案子已经一审胜诉,打败了“南山必胜客”腾讯,足以证明腾讯所说的工作时间不足的情况不实。此时再次引起了社会对于996这个工作制度的讨论。

 

image 

网友在“澳洲盖茨”微博评论区发表的评论

“凌晨一点的科兴科学园。”

 

然而,早在2021年8月26日,最高法院发布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布超时加班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在一宗案例的案例分析中就已经明确表示:996是违法行为

 

image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布超时加班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节选

 

当人们痛斥“996”是对人民的剥削时,微博话题中出现了意见不同的评论。

 

imageimageimage 

网友评论

 

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公开地支持996。他们认为个人所拿的薪资和自己的工作时长与工作辛苦程度成正比,所以对于996的工作方式无过多的怨言。但这无怨言的表现也仅限于他们在社交网络上的表现,而他们究竟是如何看待996,我们无从得知。

 

 

02案例分析

 

在上述的整体事件中,认知不协调的两大假设都被很好地证实。

 

第一点的假设〝作为一种心理上的不适,不协调的存在将推动人们去努力减少不协调,并力求达到协调一致。

 

这些维护996的人每天为自己的公司付出许多的精力,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如果还要抱怨996是一种对员工的压迫,那他们就会陷入认知不协调的心理不适中,所以他们公开表达自己对于996的支持,来减少不协调,力争达到知行合一

 

而反对996的人,因为在996的过程中感到自己反感这一工作制度,于是辞职,提出抗议。

 

第二点的假设当不协调出现时,除设法减少它以外,人们还可以能动地避开那些很可能使这种不协调增加的情境因素和信息因素。

 

这些支持996的人选择性地忽略掉那些因996导致严重抑郁甚至自杀的恶性社会事件,以及像“澳洲盖茨”在996后却没有得到应得报酬等事件,以此尽可能地避免认知不协调的增加。他们在自己创造的理想化虚幻世界里,保持了自己的认知平衡。


而反对996的人会忽略“996带来的薪资比朝九晚五的工作更高”的言论。

 

 

03认知不协调的解决方法

 

费斯汀格为我们提出三条解决“因996产生的认知不协调”的途径:

 

● 改变或否定其中的一个认知元素。“996可能导致抑郁”和“我每天996”二者出现不协调时,可以通过辞职或是不承认自己有可能抑郁来使认知恢复协调。

  改变一方或双方的重要性或强度。“996可能导致抑郁”和“我每天996”二者出现不协调时,可以通过在工作中摸鱼以减少工作强度或相信增强自己的抗压能力可以降低抑郁的可能性来减轻不协调。

● 引入新的认知元素。当一个人仍然相信“996可能导致抑郁”并且也“每天996”就可以通过加入一个或多个能弥补二者距离的新的认知元素如“996可以得到很高的报酬”、“996可以让我全家的生活变得很好”或者“我辞职了可能就找不到工作”来实现认知协调。

 

但是,通过以上提到的这些方法并不能让996这种工作制度真正在社会中消失。那么反对996的人为何不能联合起来发声,造成更大的影响,来让整个社会关注到他们呢?

 

试想,一个需要用自己的工资养活一家人的普通人,身上不仅承担着给上一代养老的责任,还有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生活以及教育条件的责任。

 

反对996的人参与群体发声,如果成功,则996制度被彻底取消;如果失败,他们的发声则会成为他们职业生涯中难以抹去的污点,导致他们被公司辞退甚至被整个行业划入黑名单的严重后果。显然这样的风险,普通人是承受不起的。

 

“澳洲盖茨”之所以敢于和腾讯对簿公堂,是因为他身为高级工程师,有硬技术在手,且追讨年终奖的差额也有九万余元。

 

image 

微博正文截图

 

在法律对于996违法的惩戒措施尚未明确前,普通人能够采取的应对996带来的痛苦心理的方法,主要就是通过知或行的改变来减少认知不协调,以达到知行合一。

 

我们期待着未来的某一天,惩戒措施完善后,996的工作制度可以成为历史,我们可以通过合理的工作,得到满意的报酬,过上幸福生活。

 

 

04我们与认知不协调理论

 

通过“是否支持996”这个例子,我们不难看出,认知不协调理论对我们做的很多判断和决策都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们认知的失调和认知不协调理论之间的关系好似“痛苦和迷幻药”。我们总是试图通过说服自己来弥补自己的认知和现实之间的不协调。

 

在商场里购物,看到了心仪的商品却因为它的价格超出自己预期望而却步。我们不愿接受高昂价格对自己的困扰,而是告诉自己“我也不是很需要”来寻求心理上的平衡

 

当认知失调时,为了平衡自己的认知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大脑会自动为二者之间架构桥梁,要么添油加醋,要么偷工减料,以此满足自我辩护的需求。正如存在主义哲学家阿尔贝·加缪所言:人类是这样一种生物,他们一生都在试图说服自己,他们的存在是不荒谬的。

 

人是善变的,是利己的,是会“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我们会根据自己的需要疏导内心的不适感与压迫感。费斯汀格认为避免不一致的需求,与安全和消除饥饿一样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

 

了解这一理论,可以让我们在认知失调带来的痛苦中挣扎时,明白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并尽量作出理性的判断与决定。

 

在这个信息飞速传播并对他人产生潜移默化影响的时代,我们人类会一直接收到令我们感到认知失调的信息,并不断使之与我们的认知协调,达到我们心理上的平衡。

 

因为我们无法避免认知失调这一现象的产生,所以我们还是要依靠认知不协调理论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这仍旧是一道我们无法打破的心理壁障。

 

image 

今日的笔记记得保存好哟~

 


标签: 网络公关996
相关新闻
no cache
Processed in 0.6176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