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危机公关经典案例:富士康状告记者事件

分类 : 危机公关案例作者 : 晶鑫公关来源 :

发布时间 : 05-25 11:00

查看 : 21 次

文章描述

2006615日,《第一财经日报》在C5版头条发表了《富士康血汗工厂黑幕:机器罚你站12小时》一文,披露了富士康龙华工厂的一些细节状况。《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王佑报道说,在富士康深圳基地,化名为陈峰的工作人员亲眼看到3个年轻女工因为经常加班,晕倒在了生产线上生产线上没有凳子,除了少数员工之外,一般操作工都必须站立工作,连续12小时不停干活。这篇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

 

《第一财经日报》的一位高管透露,记者王佑釆访线索的直接来源是网上的帖子,帖子是由富士康的员工写的,这个员工至今还在职。王佑通过QQ联系到这个员工,釆访了他。

 

王佑还电话采访了富士康深圳基地外联部的贺小姐。贺小姐对于三个年轻女工因为经常加班,晕倒在了生产线上的解释是:“员工晕倒实际上是因为她们本身的身体素质差公司对这些工人一个个检查身体,惊奇地发现,招进来1000,500人身体有病

 

第二天,集团资深副总暨运营总监李金明发表谈话认为:媒体的报道不实,同时强调,富士康不仅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给员工应有的待遇,而且员工的待遇绝对不比同行业差。

 

3天后,富士康母公司台湾鸡海集团做出回应,称《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不

实。富士康称,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没有事实根据,纯属虚构事实,恶意中伤,企图误导读者。该报道多处使用了逃离特殊管理残酷等明显带有侮辱、贬损含义的语言,对原告员工的工作环境妄加贬损性的评论,称富士康员工的生活干得比驴累,吃得比猪差,起得比鸡早,下得比小姐晚,装得比孙子乖。看上去比谁都好,五年后比谁都老

 

710日,鸿富錦(富士康的法人公司)以报道失实、名誉侵权纠纷为由,起诉了《第一财经日报》编委翁宝和记者王佑,并通过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翁宝、王佑两人的个人财产分别查封、冻结。鸿富锦公司在民事起诉状中称:“王佑的报道未经调查核实,与事实严重不符。在业界造成极坏的影响,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和商业信誉,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88日,富士康给《第一财经日报》报社发了一份律师函,特意提醒贵报社并未被列为被告。

 

828日,富士康起诉媒体记者,索赔3000万。同日,《第一财经日报》发函谴责富士康,力挺记者。

 

830日,富士康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解除对《第一财经日报》两名记者个人资产的冻结,同时将诉讼标的由之前的3000万元降为1元,并添加《第一财经日报》报社作为被诉对象。

 

当晚,一财方面再次发表声明,声称翁宝与所涉报道没有直接关联,鸿富锦针对翁宝个人的诉讼行为没有法律依据。而对直接针对王佑个人的起诉以及财产保全措施,是对记者进行打击报复的侵权行为。并表示,保留对富士康反诉等权利。

 

91日,《第一财经日报》组建豪华律师团,应对富士康诉讼。

 

两天后,富士康集团和《第一财经日报》的联合声明在人民网上窗体顶端窗体底端公布,富士康撤销对《第一财经B报》诉讼,双方互致歉意。双方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本着和谐发展,善意解决的精神,富士康科技集团同意就《第一财经日报》相关诉讼案自本声明发布日即撤销。

 

至此,富士康事件告一段落。总的说来,这是在广大媒体和新闻从业人员的强烈反应下,富士康最终做出的一个还算明智的决定。

 

图片10


对于这个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的媒体与企业的司法官司,网络上众说纷纭。下面是一些网友对于这件事的评价(网络意见来源:天涯社区):

 

网友欲海漱石生说:新闻自由是法治社会的基石之一,因为法治社会的透明政治必须建立在话语和信息开放的基础之上。公共媒体是公众获取公共信息的主要来源,所以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已经包含新闻自由权在内。因此,法官在审理新闻纠纷时,尤其是在审理那些与公共利益有密切关系的新闻纠纷时,应该自觉阐述和捍卫新闻工作者以及公共媒体的宪定权利!!!应自觉将新闻纠纷案例导入宪法的轨道,从宪法的高度来维护媒体和记者的宪法特许权,因为优秀的案例才是促进宪政和法治建设的保障!!!!支持《第一财经日报》与记者!!!!!!

 

网友也是记者说:富士康用如此无耻的新方式威慑媒体,对新闻人进行迫害,最后自己为此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溅了一身口水,连皮毛都没伤到。

 

网友春天是我们的说:我坚定地站在《第一财经日报》这边,并不是为了翁宝和王佑,是为了正义。

 

网友pillow.w说:令我吃惊的是,富士康撇开报社仅将记者列为起诉对象,提出高额的索赔,甚至异乎寻常查封记者财产的行为,绝对是中国新闻侵权案中的奇案

 

另外,也有一些与上面意见不同的网友意见。

 

网友wonderfull说:损失最大当属《第一财经日报》份创刊不到两年的新兴财经报纸。富士康案透支了《第一财经日报》公信力,而非增加其美誉度!失掉公信力不是报道的新闻,而是其专业性与准确度。

 

网友飞越八宝山说:看了那篇稿子。开头就是没有明确交代消息来源的文学化描写,通篇大部分看不到记者现场采访的影子。当然,我们大家都不怀疑稿子的真实性,读者也可以推测出消息来源。只是,为什么要故意把记者的视角隐藏起来呢?一是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公信力,二是不利于尽可能地减少麻烦。

 

网友十年砍柴说:不管索赔3000万还是1元,新闻从业人员都要问到底:富士康劳工生存状况究竟如何?如果王佑的报道,确有不严谨的地方,那么下一个报道劳工权益的如何能做得更好?在面对铁板一块的资方,媒体如何获得更扎实的材料?这些话题能够得到充分的讨论,劳工的生存状况更加清晰地呈现在公众面前。如此,才不枉一场诉讼引起唾沫滔滔,各路神仙纷纷驻足论道。

 

从网友的评论中可以看出,作为旁观者,中国的读者已经学会用客观的心态去看待任何一件事情,所以才会出现这样众说纷纭的局面,而且意见相左者颇具数量。

 

富士康状告《一财》记者并加以高额索赔的事件在媒体从业人员中也产生了强烈的反响。而各大传统媒体的老总也就此事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表示支持一财记者。

 

《经济观察报》社总编何力表示,富士康起诉记者是对新闻报道赤裸裸的威胁,直接起诉新闻记者,而不是报社,这样的行为在新闻界是非常罕见的,这一举动明显是别有用心的”;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就富士康起诉记者案发表看法,他认为富士康直接起诉记者并索赔3000万一案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这是对中国新闻记者的采访尺度和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职能的一次公然挑战;同时,此案也对媒体自身追求客观报道事实真相的努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推荐新闻
推荐案例
cache
Processed in 0.0270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