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如何理解网络公关到底是做什么
时间 : 2021-06-02 12:00 浏览量 : 21

作为一个公关行业的从业者,我经常会遇到很多人问:“你是干吗的?”

 

一般对初次见面的人,我总是会很客气地说:“我是做公关的。”

 

不出意外,多数情况下对方的面部表情总会暂时僵硬一下,随即拿出一副职业化的笑脸,说“哦哦,公关!失敬失敬。“

 

这类人绝大多数是对公关丝毫没有概念,笑脸背后大概的想法就是:“就你这长相和身材也能做公关?”

 

也许该感谢遍布全国的夜总会的招聘小广告,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至少帮我们这样的职业公关从最基础形态上普及了“公关”这个职业的概念。因为至少,解释一个人尽皆知的概念总比解释“我是做多维次元空间扭曲研究”要好得多。

 

43


当然,对方怎么理解我的职业,其实我是并不在意的。

 

还有一些人则会摆岀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来,很客套地和我寒暄两句,心里暗骂:“这A成是个骗子。"

 

感谢那些把国内的公关环境做到如此不堪的诸位“前辈”们,尽管他们干的事儿和他们的名声都不怎么样,但是至少他们让公众知道了公关到底是在干点啥,而且凭借“好事儿不岀门,坏事儿传千里”的基本传播规律,让更多的人知道有“公关”这么一个职业存在。

 

当然,有时我也会遇到一小部分人。这些人在听到我自报家门之后往往都会再追问一句:“哦?那您是在企业里做公关还是在公关公司里任职?”

 

一般这种人都是直接接触过公关的人,对公关这个职位有个还算比较真实的理解,知道公关还分甲方乙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因为如果我说我是在企业里做的,那么对方的表情很快就会转变为:“呵呵,混日子写稿的。”

 

而如果我说我是在公关公司里做的,那么对方的表情很快就会转变为:“呵呵,收钱发稿和删稿的。”

 

在这里必须感谢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和那些曾经奋斗在媒体第一线的各位老师们,至少他们能让一部分公众摆脱“公关”这个职业一定要“露大腿”的认识,多少还给公关戴了顶“文字工作者”的帽子,简直是功德无量。

 

如果不幸遇到的是对国内公关行业很懂的人,那么接下来的对话十有八九就会是:“哦哦,您是做线上的还是做线下的?”

 

不岀意外,我面对的十有八九就是甲方公关或是同行。

 

如果我说我是做线上的,那么对方就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判定,我是个在各大网站上发稿、刷微博微信、炒作三俗事件的水军头子,然后摆出一副“我很懂”的表情追一句“哎,最近XX在微博上做得挺火啊。”

 

“是啊是啊。”

 

如果我说我是做线下的,那么对方就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判定,我是个搞发布会、办鸡尾酒派对、搭草台班子跳艳舞、岀租展台展架灯光音响顺便还有可能找到小模特的业余“经济人”,然后摆出一副“哥懂的”表情追问一句,“哎,我们晚上正好有个局,能帮忙约几个姑娘岀来表演吗?”

 

可惜我是做线上的……

 

在此同样要感谢现在奋战在我国公关媒体广告营销领域的各位同人们,尽管我已经找不到什么感谢的理由,但是至少我们还是能创造岀一个“坦然自嘲”的圈子的。这为我们拓展客户混口饭吃打开了一扇恢宏的大门,让我们可以瞬间产生身份认同感和地位感,用以区别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们。

 

如果我面对的都是上面这些人,其实我还是可以活得很超脱的。因为懂的人不用我解释,不懂的人我也懒得去解释。

 

然而面对一些人我总是很难做自我介绍。

 

这个人群的代表,就是我老娘。

 

作为一个流窜于各大城市靠耍嘴皮子过活的人来说,逢年过节总是要过一道坎的。这道坎不仅仅是老娘会问:“你这一年做的咋样啊?都干了点啥啊?”更有老娘带队去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家串门时根本停不下来的炫耀:“我儿子,做互联网的!”

 

我竟无言以对。

 

每到这时,我总是想很耐心地和我老娘解释,公关到底是个什么职业,每天都干点儿啥。然而对于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来说,用那些专业的术语和管理学心理学上的定义对她解释公关是干什么的,实在有点强人所难了。所以我就非常机智地举了个例子:

 

“娘,你看,你每天都看股市吧?为什么有时候很多人都在说一只股票特别好,赶紧买,有些时候又有很多人说,这只股票快完蛋了,赶紧跑?”

 

“那是因为有新闻啊,有消息啊。”

 

“对啊,那你知道这些新闻是谁写的么?”

 

“就是我这样的人写的啊!”

 

“那你们干吗要写这样的东西呢?”

 

“那是因为有这样的新闻和消息才能让你们买股票啊。你们不买股票,大股东怎么赚钱啊?”

 

老娘陷入了沉思,过一会,很严肃地抬起头来,对我说;“儿啊,违法乱纪的事儿不能干啊,咱不能为了挣钱就走歪路。”

 

我赶忙解释:“这些事儿不违法”。

 

“不违法就好,走,妈带你去隔壁王阿姨家转转,她闺女从北京回来了,你们俩好久没见了吧?”

 

转头到了王阿姨家,老娘已经一扫刚才的严肃表情,换上了逢年过节喜气洋洋的笑脸:“快跟王阿姨打招呼!好久没见着王阿姨了吧?我儿子,现在在上海,做互联网的!好几年没见小x又漂亮了,哎你听说没,网上有消息说xx股票节后又要涨了……”

 

后来我就不再解释了。

 

尽管这种桥段几乎每年都会发生那么一两次,然而我已经再没有心力去向她解释“搞互联网的”和“搞网络公关的”到底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了。或者说,她其实也不怎么想了解网络公关”到底是个啥,跟她解释再多其实也没有什么用。

 

总而言之,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公关”绝对不是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词儿。别看圈里人各种吹捧什么优越的办公环境,弹性的工作时间,潇洒体面地在客户面前指点江山,让同龄人羡慕的优厚薪资福利,那些都是扯淡!

 

脏活我来干,黑锅我来背,费力不讨好,社会地位低,才是公关圈最真实的写照!

 

想当年,一部名为《公关小姐》的电视剧第一次将公关这个概念引入中国,让中国的老百姓第一次有了对于公关的认识。紧随其后的,就是一票国际公关公司进入中国,第一次将公关顾问服务当做科学管理的一部分来卖钱。那个时代,公关其实还算得上是一个很体面的职业。

 

经过了公关圈前辈和同人们20多年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从“公关人”混成了“公关”……

 

混成“公关”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混得太惨之后,就很难再有定价权了。在甲方老板面前就不能挥斥方遒了,在甲方财务总监那里就不能按时结账了,在甲方小经理面前就不能抬头挺胸了

 

连饭都吃不上,还讲什么尊严?

 

然而我们依然混成了“公关”。这个客观而又严峻的事实告诉我,我们公关再也不能继续这样了!我们要翻身!我们要雄起!尽管有时也能混到两块骨头,但我们仍然要争取吃上大餐!

 


标签: 网络公关
相关新闻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87625 Second.